很好很强势

红豆蓮生:

前方提示,这篇是年度大戏的终结,我们对于微行事件做的最后一件事,通篇模仿“微行体”,看不下去或者看了恶心的我深感抱歉(我写的时候都差点被酸吐了X)
微行太太既然删除洗白,承认了做过的事却坚持不愿道歉,那我们也不再步步紧逼了。

——————————————————

各位看官大家好,在下红豆,徒活了二十年时光,竟第一次看见如此不知廉耻好不要脸的人,也是吃了一斤。
此次《关于槽遍刀男乙女圈的微行太太》这一年度大戏,前因后果各位看官应当也知晓的差不多了。
那么由鄙人为大家梳理一下,最后补点料吧。
  
  首先是这微行太太,早前闻说微行太太原是个十分有见地的太太,常常站在圈里的顶峰,指点江山,我还有些愕然,没想到竟然真的如此。
自进入那企划群后就不断在群内撩事吐槽刀男乙女圈的太太,这个行为自创群开始就有而后一直未改。在那个群的好友曾与我说过,我与其他人都被吐槽了,她看着委实闹心的很,想要出去辩解,可惜自己一个人抵不过她们声势浩大的对我们口诛笔伐,只能缩在群内看她们骂我们。
  我曾多次追问过是谁吐槽了我,她为了大家和平相处,也就一直闭口不提那人姓名,这傻孩子也是令人心疼。
  
  此事爆发之后,微行先后发表了2篇洗白,通篇看下去酸臭无比,第二篇甚至明明白白点出了对我们R向写手的鄙弃,这让我等更加愤怒不已。
可是这微行还偏认为自己是无辜的,看到她义正言辞的出来辩驳之时,我不禁愕然,真真应了一句诗——空山新雨后,自挂东南枝。

一友曰:这人连肉都不会写凭什么槽会写肉的?
我深以为然。

微行常年槽的人其实并非我也并非爱药,而是另有其他人,那些个语句可要比说药要来的言辞激烈的多,单单那么拿出来便又是一场怼人的大戏,不过被怼的是那位太太,怼人的就是微行了。
槽完全刀男乙女圈就这么个高屋建瓴的任务,却衣锦夜行,单在小小的企划群里搏一方天地,我等深感佩服,不过换言之,微行太太你也不过尔尔,何来勇气一人狂艹那么多太太?

再来是微行君指责我等不该去窥视她与友人的私密聊天,那《血色企划群》本是她的亲友群,却被我们污了净土,可谁知,将那处当做亲友群的不过仅是她与她的朋友罢了,其余人见她对太太们日日口出秽语,心痛不已。

那处的主人也便是群主,虽然她并不经常出现在群内,可对群也相当有感情,她是难的明事理的,道了歉说明了情况,可是谁知微行在群内怒然而起,对着她厉声指责:“亏我当初还掏心掏肺与你,偏是个背后插刀的主儿。倒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今个儿到底是露了本性!”

不过一个道歉,微行太太就如此愤怒,直指亲友心窝啊,这是要生生逼的自己众叛亲离啊!厉害啊太太!咳,吓的我微信体都没了。

哪怕是如今太太已经默认自己所有问题不再吭声,还是不愿给我们个交代,给被她吐槽过的太太们说一声抱歉,而是一句话“反正我就是那句话,不服你告我啊!来啊!”

太太您的智商令我等感叹!

太太说自己就是不道歉,有本事我们去报警。恩,我们的确没本事,不过太太你这么耍无赖和说好的“我为人低调温文尔雅”好像不一样啊?你家迷妹们一个个跳脚出来维护你,你却一句太烦了我不会上lof的丢下她们,背后看她们给你洗白洗成这样气得牙痒痒。

唉。

太太你已经落得所有人看不起的下场,我们也并不想和无赖再争吵,此事就此告一段落。

第一次見到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我也从没见过这样咬人的疯狗

゛吶喊的洋蔥桑~α:

看到紅豆在評論里要求道歉,我笑了。

很久沒這麽生氣,看到劇藥lofter的時候挺生氣,我就上了一天補習都發生了什麼。

我很喜歡群裏的大家,看到他們被攻擊也很難受,我替微微說話又怎麽了,搞得劇藥一路扒到我們群裏沒有錯一樣,搞得劇藥賊雞巴無辜,搞得劇藥片面之詞無比正確,微微有直接表露對劇藥的不滿嗎,微微她吐槽一下又怎麽了,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這種重口的題材的好嗎?

還有那朵西蘭花,你可真是槍林彈雨,無差別攻擊,犀利狠毒扒我黑歷史我無所謂,可是你對我朋友說的那些話我不能不管。我記得你已經是社會人士了吧,言辭怎麼這麽幼稚呢?還污衊我盜圖不道歉,你咋不再多編點漲漲粉啊。

你們口口聲聲要道歉,你們先給微微道歉啊,紅豆雞哥你們進行了多少人身攻擊,還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還有吃瓜群眾給我閉嘴,不知道就別說話湊熱鬧。

你們沒看到微微的親友來和你們撕,那是微微顧及大家的面子,你們還在窮追猛打,這是鬧哪樣啊。

洗白?洗黑。

欢迎这位微行太太继续给我解锁了自爆的新姿势

微行:



过了一夜,我想双方也冷静了一点。
之前那个帖子下面污言秽语臭水横流,更是波及了好几位无辜路人,还没想好要不要删。在这里向几位对面的小斗士道个歉,我的帖子下面真的没有我群里的亲友,倒不是不想争,只是她们都被我按住了。
毕竟道理这种东西,从来就不是谁的声音大,谁就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

咆哮体也发了,气也消了,也是时候坐下来、心平气和地捋一捋了。
那么先做个检讨。
我,微行,混lof整一年,产文七十九,谈不上是什么勤奋之辈,但也还算有那么些儿交代。昨日发文,言辞激烈,今日看来虽然不妥,但也不悔。
因为对面委实也没给我什么好脸色,口口声声称我辱及父母家人,还口出狂言大开地图炮;更有几个跳梁小丑,煽风点火要我速度地出来对质,一偿我百死莫赎之罪。
我可是又惊又气得不轻,鞋都没穿就愤怒奔上企鹅截图为证,真真倒履相迎。其后好一场跳梁闹剧,人之骂架,自然是捡自己愿意相信的信,自己愿意看见的看。是非黑白,何须理智辨认,只要挑出有用的,加以鼓噪,随便来两发人身攻击;至于那些没用的甚至是不利的,呵,理它作甚?就当不存在吧。


我生而为人,至今二十有一。自问谈不上是什么宁折不弯之辈,为人也向来低调温和,言语也尽量多有余地。对于圈里的聚聚,我不卑,因为我觉得自己也并不差什么,大家都是普通人,闲来无事写两笔文章,便是你比我的追捧者多上那么些人,于我也没什么差别。对于普普通通看文的读者,我也不亢,我产粮,你吃粮,偶尔吃的高兴了,留下两句评论,我便当是个喝彩钱,欣然收下。
然而我非圣人。
我可以在绝大多数时候,在外人面前,温良恭俭让,凑出一副团团笑脸,见着谁都高兴说个您好。但是我也有脾气,我也有自己的不满,也有对于很多事物的另一番见解。有时候我翻着自己的文章还有点自大,瞧瞧,写的多好!唉以后可写不出来了!
因此,我也与我的朋友们谈论这些。人都是群居动物,我虽然性格内向,但也有不多的那么三五好友。平日里常常交换心得,聊聊新的见闻和灵感,有时候得到了难得的八卦,也是生活中不错的调剂。

莫说事到如今,其实早在发表那样的言论之初,我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毕竟这个小群,人虽不多,但也不少;人心本就隔了肚皮,现下还隔了屏幕,谁知道会不会被哪个传出去?也许这会儿他对你应和得客气,笑靥如花,说不定背后就插你一刀子?
而这个小群里,道声不才,有点小小捅刀价值的,首当其冲就是在下。
毕竟你若是一刀捅了个小透明,各位看官恐怕义愤填膺之余都是一脸莫名其妙:这谁啊?
所以说,这一刀,我等很久了。

图,大家都亮了;证据,大家也都看过了。孰是孰非,人人心中都不一样。
因为这件事,本来就没有所谓对错。

太太说我在言辞之间,辱及她的父母,这个应该可以看出纯属子虚乌有——当然,前提是愿意用理智而非情感去看。我个人对于我的父母都很敬重,我父亲更是我在文学方面的启蒙老师,亲自为我讲解了宋词三百首和世说新语。所以我才会如此讨厌此类剧情。
而当初聊天时,会从刀生子提到这样的剧情,也是前面有小伙伴讨论与这个类似的话题的缘故。图我就不截了,反正截了就是“提供更多料自黑”,不截就是“无图无真相”,既然如此我乐的省事。总之还是一句话,爱信不信吧。
而提了之后,我也没料到居然真的有人会写这个梗。写了也就罢了,居然还是相当刺激的戏码。太太说我没看过文章却要乱评论,嗯,着实有道理,此举确实是不妥。
但是我没看过的文章,他人略略梗概给我,我感慨一声“写得好!”也是乱评论,感慨一句“是灵车!”也是乱评论。就是不知道若当初我是道了一声赞,还有没有这条“罪证”。至于我说太太的文没感情纯粹欲望,没错,我就是这样觉得的,当时如此,现在亦然。可能是我阅读不好,理解不了您的深意,也可能是您笔锋如刀入木三分,我等体会不到吧。
反正你说有就有咯,多大点事儿,谁没在背后给人骂过两句?


至于数珠丸那事儿和太太有什么联系,我逻辑不好,想了一夜,终于恍然大悟,好像那个幼女车是您开的来着。其实我说数珠婶我天下第一,这还是谦虚了。我还觉得自己何止数珠婶啊,文采风流必须也是天下第一,偶尔忘记戴眼镜,还觉得自己美貌无双也是天下第一呢。您信么?
您信不信我不知道,但我自己反正是不信的。

至于可怜躺枪的阿尼甲我就不说了,截图一出大家似乎觉得没什么值得相信的,估计都是我这个奸诈小人使了手段,都没啥人提。话说髭切我挺对不起他的,毕竟我写了一篇,被后来评论的某君说“又雷又玛丽苏”的《伐谋道》让他做男主,还在最后捅了他几刀,啊呀,莫怪莫怪。
啊对了,伐谋道我也是打了避雷tag哦?你又干嘛点进来找罪?度雷劫么?你家太太还指责我放着避雷针不要,跳文里作死呢。
你可别双标给她招黑了。

我记得曾经看探案的剧,说是某人为了偷窥的爱好在邻居家中安了探头,本希望探得什么香艳之事,却万没料到邻居在家行犯罪之实。于是这位偷窥者经过激烈的一番计较,大义凛然举报了邻居。于是邻居自然被绳之以法,而这位仁兄也因侵犯他人隐私的罪行受到了惩罚。
我本觉得这是个绝妙的例子,这个亲友小群,可不就是我家么?我在自己家中畅所欲言,却不防有人泄密,更大大地录了音,搅和得人尽皆知,这可不正是那居心不轨的邻居么?
奈何是我错了。
屋主人可不认为这是我的家。
只是麻烦下次尽早在我产生错觉的时候提出,不要等到外面刀枪剑戟虎视眈眈了,您再来一记后院起火,我吃不消啊。


早在十二月末,我还在群里听说,最近槽太太的人特别多,太太特别不高兴,说有个群在槽她。我仔细一回忆,嗯,我似乎不怎么看太太的文,不要紧,应该和我没关系。
万万没想到啊,我被捉去开刀了。
可惜我温文尔雅任捏任搓也就在脸上,内里是个卑鄙无耻死不悔改的小人。错虽然有,却万万轮不着你来教训。若是态度和善,轻言细语地提,我可能还自觉有愧,道一声抱歉;但上来就动刀动枪,气势汹汹好似官兵捉贼,更有前锋小弟打着太太朋友的旗号,上蹿下跳、污言秽语,逮着人就撕——又能奈我何?
最多不过——逼迫我退圈?
说得好像我在圈里一样。若我真心想混这圈,但凡把一半写文的心思放在交际上,今日大概也不会看着对面的斗士兴风作浪而自己无能为力了。只是对不住围观的路人,真的,你们最好看看就走,要说话也千万不要站在中立甚至于偏向我,不然如果你被波及了,我……也就能私信安慰一二。
所以就这样吧,我既不靠同人得到什么好处,乐乎更是没给过我半文钱稿费,反而消耗了不少精力。这个同人半壁江山都是肉文,剩下的半壁里还要再分一半儿给r15。要喝两口有滋有味的清水谈何容易,我看着这边辛辛苦苦写了一周的剧情应者寥寥,再望望对面肉汁丰富的动作片高歌猛进——在下这颗小斗士所云“玛丽苏的水晶玻璃心”也是很受伤啊。
而你既然提了一桶脏水找准我的弱点泼了,那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啊对了,你也不用补码了,无码的图都挂了大半天了,现在来补有意义么?反正都已经截图了。

最后一次就这事儿发文了,总之,爱信的信,不爱信的,只求您老人家嘴巴放干净点儿,也算给您可爱的太太小天使积德。反正我这种厚颜无耻之徒也没什么亲友,干脆就坐一边吃瓜看着了;谁让对面清高正直,一声令下从者如云呢。

以上。



听说我被挂了

第一次见识到如此画风清奇的自挂东南枝

微行:

 @剧藥 

今天出门浪了一天顺便吃了个火锅,一回来就发现自己被挂了……也是好怕怕。

虽然想要搞事情,但是这个新年惊喜也还真是吓到我了。

剧药大大,我不知道是您被您的卧底小伙伴欺骗了,还是您本身就希望通过断章取义的截图来误导围观群众。本来我被群里的小伙伴抓出来看这个lof之前,心里还存着些许愧疚,觉得啊背后说人坏话被发现了好尴尬怎么办要不然跪下来认个错吧……但是我看完您的博文之后,我去,这言辞激烈文笔如刀啊!这是口诛笔伐舌战群儒誓要以一己之力让我滚出刀圈从此再也无颜见江东父老啊!我的文怎么办我舍不得删啊!等等,桥豆麻袋,我们群还被一起挂了?

Excuse me???

对不起,我有苦可以肚里吞,我有错我也可以认,但是您既然把我们整个群挂出来一起,要我们打落牙齿和血吞?呵呵,做不到。

 

撕界有言,无图说个j8。那现在我就给您看看您那些截图的完整版,以及让我来告诉您,什么叫断章取义。你要搞事情?我奉陪到底。

 

话说翻记录真是麻烦,都是六月份的了。= =。

 

Part  1:鬼父

关于剧药大大说我吐槽她的鬼父,嗯。

首先,不管您信不信,我是压根儿没看过您的这篇文,因为我确实雷这个,不但没看过,讲道理,在那天群里提起之前……我听都没听说过。

毕竟圈地自萌嘛,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呢?

我就是那个骚包的橘色字体。特别明显很好认~

 

起因是群里聊到一个文,然后聊起来人刀生子这个梗。








嘛,因为本人技术所限,我不知道怎样截消息记录的长图……所以尽量让他看起来连续了。

这就是完整版的“傻逼微行自己看了我的肉文肉吃爽了就来立牌坊说我恶心”的全部真相。

对,我就是一个狗币地图炮,我讨厌乱伦的梗,我就是不喜欢!所以肉文但凡标明了避雷,本大爷从不进去作死。

 

然后,为了防止某些人借机喷我不喜欢人刀生子啥的,再贴一波图。

此处是群里小伙伴帮忙截图的,所以背景不同。





对我就是不爽这个梗,所以我自己不用,偶尔看了别人用我也默默右上角退出而已。

在群里吐槽一下无可厚非吧?我没有跳出来挂你说你是撒比不准用爸爸不喜欢的梗写文吧?那么,我在小伙伴的群里,和小伙伴槽一槽我不喜欢的东西,又——管你啥事?

我有跳出来发文说啊你个煞笔你居然写这种梗恶心人吗?

我有挂出来你的群你的QQ说大家看啊,这个煞笔居然在亲友群里偷偷吐槽我的文吗?

我有po出来好几页断章取义、只言片语的截图,说你没仔细尝过我的shi凭什么说它是shi吗?

对啊我就是没看过我就是瞎比比,但是大大,我的聚聚,我可有脸大如盆蹦出来说你私底下也不准讨论我?

对啊你没有求我看,我又有求您老人家卧底到我的亲友群里、来围观我们的聊天记录了?

你知道有人会雷它,还特意贴心的写了避雷针,但是我不点进去我就能按着别人的头叫她不要在我面前提了?你知道他雷,还不许被误伤的在私下里槽两句?

你凭什么跳进我的圈子里,然后把我们讨论的私密话题拿出来公之于众?我们还讨论内衣的cup呢,你怎么不说微行你个变态狂你居然讨论这种东西!!!

本大爷问你了么?

大爷找你讨论了么?

你跳个毛线啊?

你谁啊?

 

 

Part 2:淫贼髭切

 

首先,剧药大大那里,我“淫贼髭切”截图的后续以及完整版。




这个可以连数珠丸的一起提。

在对话里我说“除了自己家的刀其他人的都是辣鸡”,那也是和亲友的打趣好吗?就好像你抱着你闺蜜说啊~你的衣服超好看我觉得是世界上最好的!我的也好看!

难道是真的觉得这几块布天上地下美绝人寰?

撒娇懂不懂?

你不懂没什么,毕竟你又不是我基友,问题是你不懂然后提出来说——还刻意带节奏,哦看啊这萨比穿着Only就说她最好看!哈哈哈哈她见过夏奈尔吗?这就过分了吧?

真的觉得是辣鸡,我到哪里去找粮?我是要抱着腿肉自生自灭吗?我TM又不是同拒!

作为一个自己写文的,我只认自己家的刀,有问题么?我说了别人不准和我有不一样么?

难道我要在每篇文章末尾标一个“此数珠丸/髭切为微行个人所见,若有不同你来咬死我吧,我住在xxxxxxxxx”?

每个人心里的刀剑男士都不能说完全一样,一百个读者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况且,你从哪儿看出来,我【认为髭切(这个角色)是淫贼】????

我自己也写了髭切婶的本篇,他是淫贼么?



本群讨论髭切的历史太久远,于是去一个我隔壁浪的群里找了找当初自己讨论对髭切看法的记录。(无辜路人换了个码)






对,在这里,我依旧是个狗币地图炮。

我不喜欢动手动脚的髭切怎么了???惹你了???

本群讨论髭切的历史太久远,于是去一个我隔壁浪的群里找了找当初自己讨论对髭切的看法,的记录。

如果有同在这个群里的同好,应该还可以搜得到。


(这是更《伐谋道》时候和群里的聊天记录。还被萤丸痴汉捶了。)

顺便,虽然我墙头那么多,但是其中有一个是髭切。

不然我会给他写正篇?科科。

 

8点似乎就是这两个吧,谢谢大家围观这场闹剧。总的来说,剧药大大,您可长点儿心吧。被人断章取义地截图忽悠了一波,同为受害者,我很同情,然而我们都活该,呵呵。我错在没有堤防群里的内鬼,你错在断章取义、误信他人。

 

哦,对了,看您截图的时间呢么年代久远,还是我们群最最最初始的群头像,还真是有点怀念那个群主单纯不做作不瞎比换头像的年代啊~  然后呢,这个企划群,早在两个月前就转成亲友群了,难道十月份之后您还见过这个企划的文?给您提供图的人,是多久前给的啊?能憋到2017年才出手,我真是——谢谢大人早年不8之恩,估计那时候我太透明,您看不上眼。

 

还是以那句话总结:文人相轻,自古而然。


PS:带文带图发东西贼麻烦= =,我最讨厌麻烦了!

  为了这个,我一定要说一句妈卖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