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白?洗黑。

欢迎这位微行太太继续给我解锁了自爆的新姿势

微行:



过了一夜,我想双方也冷静了一点。
之前那个帖子下面污言秽语臭水横流,更是波及了好几位无辜路人,还没想好要不要删。在这里向几位对面的小斗士道个歉,我的帖子下面真的没有我群里的亲友,倒不是不想争,只是她们都被我按住了。
毕竟道理这种东西,从来就不是谁的声音大,谁就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

咆哮体也发了,气也消了,也是时候坐下来、心平气和地捋一捋了。
那么先做个检讨。
我,微行,混lof整一年,产文七十九,谈不上是什么勤奋之辈,但也还算有那么些儿交代。昨日发文,言辞激烈,今日看来虽然不妥,但也不悔。
因为对面委实也没给我什么好脸色,口口声声称我辱及父母家人,还口出狂言大开地图炮;更有几个跳梁小丑,煽风点火要我速度地出来对质,一偿我百死莫赎之罪。
我可是又惊又气得不轻,鞋都没穿就愤怒奔上企鹅截图为证,真真倒履相迎。其后好一场跳梁闹剧,人之骂架,自然是捡自己愿意相信的信,自己愿意看见的看。是非黑白,何须理智辨认,只要挑出有用的,加以鼓噪,随便来两发人身攻击;至于那些没用的甚至是不利的,呵,理它作甚?就当不存在吧。


我生而为人,至今二十有一。自问谈不上是什么宁折不弯之辈,为人也向来低调温和,言语也尽量多有余地。对于圈里的聚聚,我不卑,因为我觉得自己也并不差什么,大家都是普通人,闲来无事写两笔文章,便是你比我的追捧者多上那么些人,于我也没什么差别。对于普普通通看文的读者,我也不亢,我产粮,你吃粮,偶尔吃的高兴了,留下两句评论,我便当是个喝彩钱,欣然收下。
然而我非圣人。
我可以在绝大多数时候,在外人面前,温良恭俭让,凑出一副团团笑脸,见着谁都高兴说个您好。但是我也有脾气,我也有自己的不满,也有对于很多事物的另一番见解。有时候我翻着自己的文章还有点自大,瞧瞧,写的多好!唉以后可写不出来了!
因此,我也与我的朋友们谈论这些。人都是群居动物,我虽然性格内向,但也有不多的那么三五好友。平日里常常交换心得,聊聊新的见闻和灵感,有时候得到了难得的八卦,也是生活中不错的调剂。

莫说事到如今,其实早在发表那样的言论之初,我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毕竟这个小群,人虽不多,但也不少;人心本就隔了肚皮,现下还隔了屏幕,谁知道会不会被哪个传出去?也许这会儿他对你应和得客气,笑靥如花,说不定背后就插你一刀子?
而这个小群里,道声不才,有点小小捅刀价值的,首当其冲就是在下。
毕竟你若是一刀捅了个小透明,各位看官恐怕义愤填膺之余都是一脸莫名其妙:这谁啊?
所以说,这一刀,我等很久了。

图,大家都亮了;证据,大家也都看过了。孰是孰非,人人心中都不一样。
因为这件事,本来就没有所谓对错。

太太说我在言辞之间,辱及她的父母,这个应该可以看出纯属子虚乌有——当然,前提是愿意用理智而非情感去看。我个人对于我的父母都很敬重,我父亲更是我在文学方面的启蒙老师,亲自为我讲解了宋词三百首和世说新语。所以我才会如此讨厌此类剧情。
而当初聊天时,会从刀生子提到这样的剧情,也是前面有小伙伴讨论与这个类似的话题的缘故。图我就不截了,反正截了就是“提供更多料自黑”,不截就是“无图无真相”,既然如此我乐的省事。总之还是一句话,爱信不信吧。
而提了之后,我也没料到居然真的有人会写这个梗。写了也就罢了,居然还是相当刺激的戏码。太太说我没看过文章却要乱评论,嗯,着实有道理,此举确实是不妥。
但是我没看过的文章,他人略略梗概给我,我感慨一声“写得好!”也是乱评论,感慨一句“是灵车!”也是乱评论。就是不知道若当初我是道了一声赞,还有没有这条“罪证”。至于我说太太的文没感情纯粹欲望,没错,我就是这样觉得的,当时如此,现在亦然。可能是我阅读不好,理解不了您的深意,也可能是您笔锋如刀入木三分,我等体会不到吧。
反正你说有就有咯,多大点事儿,谁没在背后给人骂过两句?


至于数珠丸那事儿和太太有什么联系,我逻辑不好,想了一夜,终于恍然大悟,好像那个幼女车是您开的来着。其实我说数珠婶我天下第一,这还是谦虚了。我还觉得自己何止数珠婶啊,文采风流必须也是天下第一,偶尔忘记戴眼镜,还觉得自己美貌无双也是天下第一呢。您信么?
您信不信我不知道,但我自己反正是不信的。

至于可怜躺枪的阿尼甲我就不说了,截图一出大家似乎觉得没什么值得相信的,估计都是我这个奸诈小人使了手段,都没啥人提。话说髭切我挺对不起他的,毕竟我写了一篇,被后来评论的某君说“又雷又玛丽苏”的《伐谋道》让他做男主,还在最后捅了他几刀,啊呀,莫怪莫怪。
啊对了,伐谋道我也是打了避雷tag哦?你又干嘛点进来找罪?度雷劫么?你家太太还指责我放着避雷针不要,跳文里作死呢。
你可别双标给她招黑了。

我记得曾经看探案的剧,说是某人为了偷窥的爱好在邻居家中安了探头,本希望探得什么香艳之事,却万没料到邻居在家行犯罪之实。于是这位偷窥者经过激烈的一番计较,大义凛然举报了邻居。于是邻居自然被绳之以法,而这位仁兄也因侵犯他人隐私的罪行受到了惩罚。
我本觉得这是个绝妙的例子,这个亲友小群,可不就是我家么?我在自己家中畅所欲言,却不防有人泄密,更大大地录了音,搅和得人尽皆知,这可不正是那居心不轨的邻居么?
奈何是我错了。
屋主人可不认为这是我的家。
只是麻烦下次尽早在我产生错觉的时候提出,不要等到外面刀枪剑戟虎视眈眈了,您再来一记后院起火,我吃不消啊。


早在十二月末,我还在群里听说,最近槽太太的人特别多,太太特别不高兴,说有个群在槽她。我仔细一回忆,嗯,我似乎不怎么看太太的文,不要紧,应该和我没关系。
万万没想到啊,我被捉去开刀了。
可惜我温文尔雅任捏任搓也就在脸上,内里是个卑鄙无耻死不悔改的小人。错虽然有,却万万轮不着你来教训。若是态度和善,轻言细语地提,我可能还自觉有愧,道一声抱歉;但上来就动刀动枪,气势汹汹好似官兵捉贼,更有前锋小弟打着太太朋友的旗号,上蹿下跳、污言秽语,逮着人就撕——又能奈我何?
最多不过——逼迫我退圈?
说得好像我在圈里一样。若我真心想混这圈,但凡把一半写文的心思放在交际上,今日大概也不会看着对面的斗士兴风作浪而自己无能为力了。只是对不住围观的路人,真的,你们最好看看就走,要说话也千万不要站在中立甚至于偏向我,不然如果你被波及了,我……也就能私信安慰一二。
所以就这样吧,我既不靠同人得到什么好处,乐乎更是没给过我半文钱稿费,反而消耗了不少精力。这个同人半壁江山都是肉文,剩下的半壁里还要再分一半儿给r15。要喝两口有滋有味的清水谈何容易,我看着这边辛辛苦苦写了一周的剧情应者寥寥,再望望对面肉汁丰富的动作片高歌猛进——在下这颗小斗士所云“玛丽苏的水晶玻璃心”也是很受伤啊。
而你既然提了一桶脏水找准我的弱点泼了,那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啊对了,你也不用补码了,无码的图都挂了大半天了,现在来补有意义么?反正都已经截图了。

最后一次就这事儿发文了,总之,爱信的信,不爱信的,只求您老人家嘴巴放干净点儿,也算给您可爱的太太小天使积德。反正我这种厚颜无耻之徒也没什么亲友,干脆就坐一边吃瓜看着了;谁让对面清高正直,一声令下从者如云呢。

以上。



评论

热度(18)

  1. 微行_暂时封笔 转载了此文字
    欢迎这位微行太太继续给我解锁了自爆的新姿势